追蹤
7:00A.M. 光與塵
關於部落格
なんとかなる。
  • 431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三個傻瓜

 
這部拖了更久,居然是2010年的電影了,5年前!!


因為電影實在太長,將近3個小時,我鮮少有這麼長的連續空閒時間可以坐下來看一部電影,因此就一直拖著,直到這個週末才偶然想起。但這三個小時真的非常值得,難得寶萊塢的電影會這麼對我的胃口。其實我很少看寶萊塢的電影,很不習慣那種三不五時就突然插一段毫無意義莫名其妙的歌舞這種編排。不過三個傻瓜裡的歌舞橋段並不多,印象中只有兩段,一段是浴室洗澡那邊,另一段就是佩雅對藍丘陷入愛河那段。因為都與劇情結合得很好,所以並不感覺突兀,而且歌詞也都蠻有趣的。


這部電影主要就是在講填鴨式教育的弊病。其實臺灣也有這個問題,所以對我而言也是心有戚戚。電影中,帝國理工學院的院長維爾也好、法罕的爸媽也好,都深深迷信著成為工程師才是唯一有前景的未來,絲毫不顧孩子的意願,就擅自為他決定將來。為了這樣的迷信,在帝國理工學院裡念書的學生們,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只能死背教科書上的東西。為了畢業、為了父母的期望,有多少學生崩潰在這樣的壓力之下,甚至有人自殺,像喬依和主角之一的拉加,還有院長的兒子都是這種體制的犧牲品。


我很喜歡電影剛開始有一段,藍丘在教室裡被老師點名,要他說明機械裝置的定義。他的回答是,機械裝置就是能使人的生活更便利的東西。我覺得這個答案非常好,比後來查托給的複雜教科書版答案好太多了,但卻不受到青睞。他的想法很簡單,就是看透事物的本質,把學到的科學知識活用到生活中,這才是科學的意義。科學不該只是一堆用來迷惑我們腦袋的文字,而是真正能改善生活的東西。


但他的想法固然好,有時候卻也很難敵過現實的壓力。他的兩個室友,法罕和拉加的處境就是對照組。藍丘自己因為是要替主人家的兒子拿到學位證書,所以我想他應該沒有太大的經濟壓力,學費反正是一定會有人幫他交的。但法罕和拉加的家境都不算太好,拉加甚至更貧困。在印度,當上工程師同時意味著榮耀與財富,因此他們都必須背負著父母沉重的期望,勉力支撐著。


法罕的興趣與才能一致,都是成為野生動物攝影師。這是很難得的事情,可以說是天賜的禮物,能夠同時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且做得很好,還能賺錢。但他的父親並不認為這是一份有前途的職業,因此從他剛出生就替他決定他將來必須成為一位工程師,他也始終不敢反抗自己的父親,直到藍丘說服了他。


人生是自己的。父母的期望固然重要,但如果與自己所描繪的未來相差太遠,屆時的不快樂還是要自己來承擔。法罕對他父親說,如果他勉強自己成為工程師,那將來或許他會恨他父親;但如果他依照自己的心願去當一名攝影師,就算失敗,他恨的也是自己,而不是別人。果然自己的人生還是要自己決定比較好,因為遷就別人的決定而走錯了路,比自己走錯還要令人扼腕。


而拉加的處境就更悲慘了。父親臥病在床,母親身體不好還得要負擔家計,姊姊的未婚夫家要求高額嫁妝 (一輛汽車),所有的這些對拉加而言都是沉重的負擔。藍丘對他說,他的成績之所以一直上不去,不是因為他不夠認真,而是因為他對未來的恐懼過於沉重,這份恐懼讓他一事無成。其實我覺得雖然藍丘可能是對的,但迫於現實壓力與制度的扭曲,拉加可以說是不得不遵循填鴨式教育的規則,只求能拿到學位、當上工程師然後改善家境,這是他唯一的路。


藍丘是個理想主義者,但能像他一樣真正致力於改變並且成功的人非常少。我們大多都只能匍匐於既定的規則腳下苟延殘喘。擁有對知識的熱情以及無欲無求的心當然很好,但對某些人而言這樣並不實際。因此,當拉加被院長以退學作為威脅,逼迫他招供出藍丘也和他一起深夜喝酒鬧事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如果他選擇背叛藍丘,我也可以打從心裡理解他。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居然選擇跳樓 (雖然電影手法看起來那好像有一半是出自於意外)。


還好院長辦公室在三樓,不算很高,所以拉加活下來了,而且幾乎無後遺症。從鬼門關前繞了一圈回來,他對於什麼才是正確的、該走的道路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也順利靠著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工作和學位。能夠做到這點,除了藍丘的指引外,他自己的毅力也是非比尋常。


片名雖然叫三個傻瓜,但這三個人其實都是很聰明的人,就是因為太聰明了,才被當成傻瓜。我有時候會想,腦袋比較單純、乖乖順應制度和形式生活的人是不是反而比較幸福? 因為他們生活在框框內,壓根沒看過框框外的世界,也就不會覺得那個世界更美麗,不會覺得自己很悲慘,心安理得地過一輩子。


反過來說,像我們這種意識到自己受到壓迫而努力想掙扎到框框外的人,是不是反而過得不幸福? 因為這樣,電影中那三個人被當成傻瓜,但一旦成了傻瓜就回不去了,只能依循著傻瓜的生活方式奮鬥,所幸他們都找到了自己的棲身之地。相較之下,十年後洋洋得意現身於藍丘面前的查托,反而更像是個傻瓜,就算他事業成功又如何? 誰也無法定義什麼才叫做真正的成功。


看完之後覺得這部電影帶給我很深沉的思考,也給了我光明的希望。我很喜歡藍丘的口頭禪,那句All is well,不僅救活了莫娜的孩子 (那段真的很厲害),也成為我新的座右銘XD 跟中文的「船到橋頭自然直」還有日文的「なんとかなる」並列。藍丘說,我們的心很脆弱,常常必須去哄它,所以需要這句咒語。


有些時候我們並不是因為做不到某件事而感到恐懼,而是習慣性地害怕挑戰與問題,不想面對。我並不是個像藍丘一樣喜歡迎接挑戰的人,但人生中總難以避免。這時候我就會對自己說,船到橋頭自然直,反正就算OOOXXX發生了,怎樣也死不了不是嗎? 事情絕對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糟。


這麼一想,就會覺得突然海闊天空起來了。正如同法罕的父親施加在他身上的壓力,以及拉加的家庭困境,他們眼前並非沒有道路可行,只是因為恐懼而亂了陣腳。所以,放下就可以了。(但他們三人酒後跑去院長家門口惡作劇那段算是有點咎由自取吧…


對於慣性悲觀者而言這真是部好電影。All is wel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