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7:00A.M. 光與塵
關於部落格
なんとかなる。
  • 431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咱倆換換吧

 
這個故事的設定很特別,唐朝太平公主與現代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委屈小媳婦因緣際會地穿越時空在某某山上的某個小山洞裡連接上了,彼此羨慕對方的生活進而決定靈魂交換。這篇是太平公主到現代的故事,另一篇原主黎悠穿回古代的部分作者好像卡文了。老實說以原主那種軟弱性格,頂著一個公主殼也未必能過上真正的好日子…不過那的確也是她要的,有錦衣玉食還有真心疼愛她的母親-雖然強勢了點。
 
 
太平公主穿到現代後當然還是頂著黎悠的殼子過生活,所以也就使用起這個名字,拋棄掉過去的一切,因此我們還是叫她黎悠。黎悠對於現代生活的適應真是快得不可思議,也許是作者刻意不去描寫細節,突顯出的是黎悠骨子裡無法磨滅的大氣,不重要的小事從不拘泥。加上唐朝本身就是個思想開放的泱泱大國,據說低胸薄紗的裝束是當時仕女的流行趨勢,那麼也可以解釋為何黎悠對於這些東西可以適應得很快、甚至對於穿泳裝細肩帶什麼的也不太在意的原因。
 
 
我覺得作者把這個公主的形象塑造得非常到位,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氣質,但表現出來一點也不盛氣凌人,還是能讓人感覺到她的氣場強大不同尋常,那是一種打從心底深處的自信和自傲累積出來的公主本色。也因為她這樣的氣質,即便後來她只是作為一個「有點不普通」的私校高中老師,卻能在氣勢上壓過男主吳一帆甚至他們全家乃至於整個交際圈的任何一個人,就是因為她打從心裡不在意那些表面上虛華不實的東西。簡單用大陸用語來說,就是她不裝逼就很有逼格XD
 
 
例如她喝咖啡就喜歡加一半牛奶和一大勺糖,吳一帆曾問過她難道不介意別人覺得她這樣很沒品味不懂咖啡? 她坦然地說她就是覺得這樣好喝,管別人怎麼想。打扮上也是,她以前是備受寵愛的公主,有數十人在為了營造她的美麗而努力,提供各種樣式的珠寶華裳。但現在的她只是個普通人,穿搭都得自己講究,她就懶了,對於前婆婆霍太太的裝扮她會真心誇讚,但對於她批評自己的牛仔褲沒品味這件事,她也不願意去遷就對方的意見。吳一帆曾經下過一個總結,她的魅力在於她就是她,她穿衣服不是衣服穿她,她吃食物也不是食物挑她,她只是揀自己覺得最舒服的樣子來過生活。而一個從小被精心教養的公主,品味再差也差不到哪去。
 
 
就是這樣一個大氣凜然的女人,一穿過來就頂著一個苦情小媳婦的形象委實不適合她,所以她也很果斷地就跟不愛她的前夫霍錦言離婚,然後立馬搬出去還很快地找到一份非常適合她的工作-古琴和書法老師,後來還兼任馬術老師。畢竟古代對女子的教育總不外乎琴棋書畫,她又生在唐朝,從小玩蹴鞠長大的,騎馬對她來說沒比走路難多少。原本我看她改不了骨子裡慣於享受的習性,才剛離婚而且半毛錢都沒拿,就捨得大手筆租好的房子買好的家具,一點也不肯委屈自己,經濟上應該會很快吃緊。能找到這種工作真的是作者給她開的外掛…
 
 
一切都有了,對她來說生活中唯一的小缺憾就是缺男人 (無誤)。太平那時候之所以會想離開,主因是前夫薛紹的死刺激到她,而這是她的母親武則天瞞著她一手操作而成的。對她來說薛紹本來只是她眾多男人中的一個,他們倆個都太驕傲,但礙於身分薛紹不能也不肯對她招了一堆面首的事提什麼異議,而且也從未對她示過愛。她很悲哀的發現,自己竟然是在失去之後才恍然曾經深愛過,但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她在現代之所以會受到吳一帆吸引,最初也不過僅是因為他笑起來的樣子讓她想起薛紹。其實看到最後,我仍然無法確定她對吳一帆究竟是真愛還是只是尋求薛紹的影子、也透過跟這個擁有與薛紹相似笑顏的男人在一起來彌補當時她對薛紹那些來不及說的話以及來不及做的事的缺憾。但反正除了一次在床上喊錯名字以外,她頂多就是在看到他的笑容時會稍微不小心地把眼前人的容顏與已逝的那位稍稍重疊,吳一帆在得知薛紹此人已死之後也不再糾結此事,或許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吧! 黎悠的表現看起來還是很在乎吳一帆這個人的,並不只是把他當成一個過去的影子而已。
 
 
缺男人的黎悠在現代有兩段感情糾葛以及一段身體糾葛 (無誤)。在跟吳一帆交往前 (說到底兩個人最後也沒結婚,不曉得之後會不會結婚。黎悠對於有沒有那紙婚書一點也不介意,吳一帆很介意但礙於身為妻奴也不能怎麼樣…),與霍錦言離婚後,習慣有很多男人服侍的她覺得自己需要找個男人調劑一下荷爾蒙,所以就直接找了個男公關,卻很苦逼地碰巧遇上前夫,被說教之餘連主菜都來不及吃就被拎回家了,那段真的很好笑XD
 
 
霍錦言和她的弟弟黎強都認為她一定是因為離婚帶來的打擊太大所以才自暴自棄,她自知價值觀差異無法解釋於是乾脆默認。這個對比很有趣,唐朝公主的性觀念比現代人還開放,而且讓人覺得非常自然,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本來嘛、黎悠離了婚又沒有固定伴侶,而且她在找公關店的時候著意打聽過,找的是那種比較高級的會所,基本上針對的對象是貴婦,會所本身信譽很好,裡頭的男公關們素質也高,安全上比較沒有疑慮。畢竟她現在不是公主,不能再染指良家子弟,那找專業的也不為過吧? 只是看到她被霍錦言拖走、一副有苦說不出的樣子還真的很好笑。
 
 
後來本來以為她跟那個公關就這樣掰掰了 (公關莫裡本人覺得相當遺憾,因為平常都是服務老女人,難得來一個有錢的漂亮妹子誰不愛啊~),沒想到後面他再次出場,原來在那之後黎悠非常小心地又安排了一次,總算沒再被誰抓包,雖然沒明寫但是應該是有吃到主菜,可惜兩人再度重逢的時候黎悠已經名花有主,很入境隨俗的她知道不能再跟別的男人有瓜葛,所以就直言暫時不能再去照顧他的生意了XD (雖然兩人在路邊對話還吻別的畫面還是好死不死被吳一帆看到了,又鬧彆扭了好一陣子
 
 
在男女關係上,黎悠一直是端著主動的姿態,從不覺得自己是「被享用」的那一個,而是反過來享受著男女關係。跟吳一帆在一起的時候也是一樣,先提出讓對方留宿的是她 (雖然被弟弟阻止了),還沒吃到之前先摸兩把試手感的也是她XD 而且從來不怕人看,調情也好熱吻也好總是大大方方地來 (據她所說是因為從小到大被一堆侍女包圍慣了,一點也不覺得被看著有什麼),明明是那麼的我行我素,卻無端端塑造出一種獨特來,吸引著她身邊的許多男人。
 
 
這個許多裡面包括了前夫霍錦言。其實霍錦言真的很渣,吳一帆在跟黎悠交往前雖然也是女朋友一個換過一個,也做過包養女人的事,但那是在他沒有固定伴侶的前提下,渣雖渣也算渣的有原則。霍錦言則是即便娶了黎悠 (原主) 還是公開在外面搞七捻三,把妻子當成高級傭人在使喚,難怪原主終於忍受不住想離開,才有了後來的靈魂交換。但其實他也不是沒有苦衷,因為他對原主是真的不愛,可原主貪圖他的人和財,挾恩要求他娶她,他無可奈何之下只好娶了回家放著當擺設。原主又是個軟弱的小媳婦性格,他對她愈來愈不耐煩,兩個人最後才會鬧到分開。
 
 
後來的黎悠換了一個芯,他反而被她的獨特所吸引,但失去的就是永遠失去了。霍錦言愛上的應該是太平公主的靈魂,但在看到原主黎悠留下的日記後,他後悔自己辜負了的那顆真心又是原主黎悠而非太平公主的 (雖然他自己不知道有區別)。也看不出來他究竟是對於失去過去的那個黎悠而感到後悔的多、還是對於不能得到現在的這個黎悠而感到遺憾的多。不過以原主黎悠的那個性格,就算在她還沒離開的時候把日記拿給霍錦言看,估計也不會有同樣的效果,因為她沒有太平公主的人格魅力,霍錦言很難對那樣的女人動心。
 
 
結論,公主真的好威武啊~~尤其是她以訓練多年的毒辣政治眼光精準判斷哪個政客會倒台,進而提早做準備將吳一帆家從暴風雨中心摘出來那段真是霸氣測漏XDD 由於公主的氣場太強大導致其他角色其實都有點像是拱月的眾星那樣的存在,但整體而言還是非常好看,推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