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A.M. 光與塵

關於部落格
なんとかなる。
  • 429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男人如爐鼎

 
老實說我覺得這本的書名取得不甚好,雖然男主謝琅某次的確是不小心被女主謝搖籃當爐鼎用了一次,但也不是真的次次把他當爐鼎用的啊? 取這名字好像女主是個霸氣養後宮的女尊似的,其實完全相反XD
 
 
整本小說要傳達的道理其實就四個字可以概述: 莫忘初心。這也是我一直以來對於修仙文抱持的疑問,常見修仙小說裡所謂的修士們多半個個都是自私涼薄之人,彷彿擁有力量就可以草菅人命,這些人到底為何要修仙? 只是為了長生嗎? 那長生之後呢?
 
 
謝搖籃修仙,一開始只是想跟她的師父、師兄和師妹快樂地生活在一起,但中途被師妹阿緋莫名地背叛,失去所有修為,卻又在這個困境中遇到了新的機緣,也就是謝琅。後來她被謝琅設計入了禪修,重新開始,她修道的目的變成了他,想和他、還有兩人後來的孩子萌萌一起生活,想擁有力量才能保護自己的家人。
 
 
但禪修之道講求斷情絕欲,因此中間有段時間她被男配殷墨拐騙,要忘了與謝琅的情,才能繼續修行。到此她算是徹底忘記了自己原本的目的,只為了追求力量而修道,直到後來才又恍然大悟。說到底,「道」本來就只是道,也就是路,或者說是一個過程。真正重要的應該是,經過這個艱苦卓絕的過程,將會通往何方彼岸。力量是工具,要怎麼使用它才是重點。
 
 
也還好謝搖籃有想通,才來得及彌補她和謝琅之間的感情,不然還真的是不知道去哪哭才好。
 
 
不過這對男女主角的相處方式糾結到令人想撞牆,看到後來我也有點煩了。謝琅傲嬌,傲是因為他有本錢,身為九十九萬歲血統純正修為高深的黃金單身天狐,多少女修對他前仆後繼地追求他都不屑一顧。遇上謝搖籃的時候是他一生中最狼狽的時刻,因為遇劫而靈氣全失成了凡人,還是個路癡的凡人,要不是遇上謝搖籃他可能也不知道怎麼辦。
 
 
但即便這樣他還是帶著骨子裡的驕傲,對遭到師妹背叛修為全失的謝搖籃也依舊不屑一顧,只是看在她幫忙指路的份上帶著她順便照顧一下,但是卻不小心卜卦算出她會是他未來的伴侶,不小心自己也對她日久生情,就這麼吵吵鬧鬧走了一輩子。
 
 
從來沒追過女人的謝琅怎樣都放不下身段,只能傲嬌;但天性似乎就有點呆的謝搖籃脾氣很溫順,也就這樣包容了他。奇怪的是,印象中謝搖籃的師父棲雲說她小時候好像不是這樣的性格,應該要再更活潑刁蠻一點? 不過在她受到阿緋背叛後整個人就變得溫溫軟軟像是受委屈的小動物一樣,反差實在是有點大…
 
 
這兩個人一個傲嬌易炸毛,一個呆傻溫吞水,在旁邊看他們相處真的很糾結。狗血劇裡最常見的就是明明一張嘴就說得清的誤會偏偏可以拖上好久還在纏纏綿綿,男女主角就是這樣。謝琅沒有耐性容易生氣又不肯多解釋,謝搖籃包容一切也包容了他的壞脾氣,卻也常在他只需要一句情話哄騙的時候閉嘴不言,把他的炸毛也當作是性格的一部份一起包容,從來不想想要怎麼樣才能讓他順毛…
 
 
兩人於是在故事中分分合合。一開始謝琅沒有老實對她說他的真實身分,而是偽裝成凡人騙她成親,直到他必須離開此界時才冷冷淡淡地對她說他會在大道彼端等著她,讓白白為他擔心一場的謝搖籃誤以為這是斷絕往來的訊息,也就當場對他說往後不如不見,氣的謝琅當場拂袖而去。這件事我覺得是謝琅的錯,他欺騙她在先,要告別之時又不好好告別,一副「妳這隻螻蟻如果跟得上來我就等妳」的冷淡態度,換我是謝搖籃也要生氣。
 
 
後來謝琅倒是放不下又跑來找她,謝搖籃也心寬,沒有跟他冷戰,像是完全不介意了一樣,其實心裡還是埋著委屈,這樣更糟…再後來,兩個人就一直重覆謝搖籃把謝琅氣走的戲碼,一下是她把他當爐鼎,一下是她說要對他忘情。然後謝琅每次一氣就幾十幾百年,兩個人於是總聚少離多。
 
 
這樣看起來謝搖籃挺過份的…的確挺過份XD 她性格比較呆,不太會講好聽話,謝琅心思又敏感驕傲,所以總是磕磕碰碰。不過倒也不全是謝搖籃一個人的問題,畢竟謝琅也實在太容易生氣而且小心眼,如果他偶爾多點耐性,然後她別老是一副凡事都不在意的涼薄樣,或許就不會常常鬧僵。
 
 
就是那句老話,愛,就要大聲說出來 (老梗
 
 
但還是有甜的時候。我特別喜歡謝琅後來為了哄老婆不甘不願的露出敏感的獸耳讓老婆過手癮那邊,狐狸耳朵什麼的真的特別萌啊 >///< 謝搖籃也只有那時候才表現得比較有情緒,而不是那副隨時會隨風而去的仙風道骨樣。話說我也好想摸耳朵,還有尾巴…(被謝琅抽飛
 
 
兩人的寶寶,萌萌、小初和後來的小乖都很可愛,全都是萌物XD 也為這部小說添了很多趣味。其他配角的部分還蠻多的,我比較想寫的是男配殷墨和可能不算女配的女配阿緋…被作者認可為女配的齊寒煙反而是個相對單純的人,不過是典型的愛不對人,沒什麼可寫的地方。
 
 
會挑出這兩個配角是因為他們都曾背叛過謝搖籃,但理由都還莫名其妙。阿緋是在一開始,本來看起來好像是她對謝搖籃有著過度的佔有慾,於是看不得她在乎別的人事物,包括她暗戀的師兄秦稽,就處心積慮想用搶走師兄這個方式讓謝搖籃只注視著她。但後來她對謝搖籃的誣陷,甚至要對她使出搜魂術這段,作者並沒有交代理由。這個姑娘直到最後入了魔都還是一副心機深沉神神經經的模樣,不曉得她到底目的為何,以及在想些什麼。
 
 
殷墨的部分我也搞不太懂。如果說夙長生是被長燈所迫發了心魔誓才必須要害謝琅 (其實我猜測應該是想拐個彎讓謝搖籃心神大亂,然後沒辦法於修道大業上繼續有所突破,就少了一個競爭者),那殷墨又是為什麼呢? 也是一樣的理由嗎? 作者也沒說清楚。
 
 
而且殷墨的妻子算起來也是長燈所害,我想不明白他在這件事裡面扮演的角色是什麼。還是他想藉著除掉謝琅把謝搖籃搶過來? 他所做的很多事最後看起來都是在試圖拆散這對夫妻,雖然一開始好像都是出於為了謝搖籃好的理由。
 
 
不過最嘔的應該還是謝琅,好不容易把情敵滅了,沒想到他的靈魂居然跑進老婆武器裡面做個杖靈,這樣一來豈不是更難擺脫這個傢伙了…
 
 
最後做個總結,我覺得這部算是蠻特別的修仙文,除了女主是個禪修這個設定比較特別之外,雖然最後面有點說教意味,也算是為女主的成長之道下了一個圓滿的句點,還算是不錯。不過男女主角的甜蜜互動還是有點不足啊…狐狸耳朵如果可以多出現幾次就好了 (打滾in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