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A.M. 光與塵

關於部落格
なんとかなる。
  • 429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危城

 
本來看到一半預料這會是像新少林寺一樣的悲劇,結果沒想到保衛團的人和鄉親們合作居然真能幹掉那麼多軍閥的人,加上南方軍及時趕回,把軍閥頭頭曹瑛也殺了,普城從此太平。
 
 
這部電影的劇情節奏不錯,很多地方也設計了一點小幽默。雖然是在軍閥割據的亂世,但整部電影看來並不總是沉重悲傷,其中由彭于晏飾演的馬鋒扮演了一個讓故事生動化的重要角色。他從一出場就是個身手不凡卻看起來放蕩不羈的人,連打搶劫的盜賊都打得很搞笑。雖然這部電影的正義擔當不是他,但如果沒有他的話肯定會沉悶不少。
 
 
另外一個幽默點,我覺得是在曹子璘 (古天樂飾) 死的時候。明明是殺死一個大壞蛋,整個過程卻充滿黑色幽默,嘲諷意味十足。他被楊克難 (劉青雲飾) 用刀背反彈子彈打中額心後又從二樓摔下去,本來應該是要死透了才對,沒想到居然還能活蹦亂跳。正當他得意的時候,後面卻突然聚集了一群鄉親,他動動手槍發現子彈已用盡,不會武功的他就這樣被老人家一個拐杖一把小刀的給活活戳死,簡直不比他用雞骨頭戳死鎮上劉老爺那幕要來得正經多少。
 
 
只能說這部電影裡便當的發法很有些獵奇。
 
 
電影要探討的東西很簡單,就是所謂公理與性命放在天平兩端的時候,作為一個人該怎麼取捨。平常沒遇到生死關頭的時候,大家都可以很大言不慚地高喊正義口號,但如果要正義就得犧牲自己的性命呢? 有多少人能真的不怕死,連我也不敢說。
 
 
故事中,當殺人魔曹子璘碰上正義擔當楊克難,後者當然可以不畏死的挑戰前者,但有很多人都無法這麼做,幾乎是所有普城的百姓都為了求生存拜託楊克難放了殺人犯曹子璘以求曹氏軍閥饒過普城的人民。我看到這一幕時,一開始覺得可笑,事實是不管放不放曹子璘,這些人都一樣要死光,既然這樣還不如把曹子璘殺了再來想辦法逃...雖然無論如何大概也很難逃掉,就是在這時候我預測這部電影可能會悲劇。
 
 
但後來我換個角度一想,若我是個普通百姓,雖然也會想為那三個可憐無辜的死者討公道,不過再怎樣還是自己的命或是家人的命比較寶貴。那三個人雖然可憐,但人死不能復生,為了這些人要賠上全城的命,貌似不值得。何況這些普城人不是被屠戮過的石頭城的百姓,他們不知道曹子璘的變態程度,還天真地以為只要放了他就會沒事,因此好像也不能怪他們有這樣的希冀。畢竟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只要能活下去,就算是微薄的希望也應該試試看。
 
 
其實電影裡的每個角色,除了正義擔當與邪惡擔當這兩個是善與惡的極端,是相對而言比較扁平的角色以外,其他人都是在這之中遊走著的。百姓們的選擇無關善惡,只是想活下去;馬鋒最後的作為也是幫著殺掉許多軍閥,但一開始他並沒有果斷出手協助,這是因為過去他曾經為了所謂公理正義而間接害死了鏢局上下三百多口的性命,所以他猶豫;張亦 (吳京飾) 作為曹瑛的走狗,他不是不明白公理正義,只是更相信有強權無公理,所以他寧可服膺強權。但在與馬鋒交戰的最後生死關頭,他選擇了犧牲自己的性命救師弟,可見他也並非是個完全無情無義之人。
 
 
所以說到底,人都只是想活著。有力量的人用自己的方式捍衛自己的道,另一群有力量的人意識到自己的不夠強大,於是選擇投靠更大的勢力換取榮華富貴,而沒有力量的人只能下跪求饒。但到了最後,看起來最強大的曹子璘是被一群最沒有力量的鄉親給戳死的。也就是棒打老虎雞吃蟲的概念,棒子可以打老虎,但蟲卻可以蛀掉棒子。
 
 
這個故事裡最不值得討論的反而是楊克難與曹子璘這兩個角色,前者太正義凜然,後者太神經病。說起來古天樂這次演個神經病變態殺人魔還演得真是到位,身為觀眾的我簡直分分鐘都想蓋他布袋戳死他,那神經病似的笑聲惹人厭到了極點,也算是蠻搶戲的吧 (撇嘴
 
 
總之還不錯看,可以推薦XD 雖然我想在最後小小吐槽一下,這次的幾個主演除了吳京以外好像都不太能打啊…劉青雲揮舞的長鞭看起來沒什麼力,好像還時不時會掃到自己人,反而是演劉老爺護院的釋延能明明應該比較能打還得輸給他…然後彭于晏的打戲也普普,古天樂演的角色除了開槍以外也不會武功,所以只有師兄打得最精采啊!!!! (翻滾in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